秋霞理论在一线
首页 > 正文

秋霞理论在一线 2019年度|那些震惊三观的沙雕新闻

儿时的秋天是甜的。 玉米熟了的吋候,玉米秸杆成了我们儿时的“糖”。 那时,为了一块糖必须多割猪草,讨得父母喜欢,才能得到一分硬币,蹦哒蹦哒跑进村里的小买点,买回纸包的糖块,舍不得一囗含化,只得在手里把玩一回,或者高举着在同伴面前炫耀一番,惹得偎在娘怀又是一个深秋,独自走在学校小路边满眼望去满地都是散落的黄叶。再抬起头看看,树梢已不是枝繁叶茂,停驻在树干上的也只会是零零散散的片片残叶。 天凉好个秋,进入深秋时节更是平添了几分寒意,随着季节的变化人自然也就变得念旧起来。走着走着,看看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一 那是个幽深的院子,红墙灰瓦的办公室后面,是一排土房,土房后面是果园。院子里长满了树。上世纪七十年代,部队借用了父亲单位的院子,父亲搬到了商业局,现在火车站的附近,独剩一个托儿所还在大院深处。我七岁了,托儿所不要我了。每天,在两个站岗的哨兵的眼皮子秋霞理论在一线时近重阳,算算时间已经距离外公去世两月多了,最后一次和外公见面,是在外公去世前的一个月,依然清晰地记得与外公告别时,外公拄着拐杖站在路旁对我挥手说:路上当心。两个月来每每回想起外公的点点滴滴,总像是在昨天一样闪现在眼前。也曾多次提笔写些什么,却总是

秋霞理论在一线十字路口,你向左,我向右,你没有挽留,我没有回头,各自安好,是你我的最终归宿。 我们都知道,天空没有一直下个不停的阴雨绵绵,说不出的话语,只有埋葬在心底不为人知的最深处,我最怕害怕分手时还说什么舍不得,还依然深爱着彼此的话语,与其苦苦的挣扎,爱的遍体你有你的长翎子,我有我的灰毛发,同在一个天底下,在各自的地盘安家,各自欢度大好的年华。你有你的茅草房,我有我的黄土窝,漫步田间与土路,偶尔碰见秋月和春花。 天是那么蓝,飞机拉着线,长长的在天际横贯。天穹没有一丝云彩,只有太阳亮堂堂的脸。是太阳吗?许久接到余姐电话,从声音可以听出她很兴奋。余姐说她被评为感动市区十大人物,我说:“姐姐,你都够得上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了。祝贺姐姐

飘飘洒洒的雪花,终于停下来了。周末的城里人,像往常晴好的天气一样,心情愉悦地到这小山村里来,享受这儿的清新空气,欣赏自然美景。 雪后的山村,是一片洁白的世界,它让城里人,忘掉了往日的那些忧郁与灰暗;释放了生活中,积蓄了已久的压抑。在这山村里,他们会感至真至纯,是一份修为。 不争不求,是一种境界。 平静心安是知足,更是禅意, 世界上最灵慧最快乐的人,是最能领略最能盛享生命清欢的人! ——题记 身为女子的我,一直很喜欢女孩子粉面含春,明眸善睐,神采飞扬的青葱模样。但我更欣赏的却是成熟女子的优雅知性,睿智书是知识的海洋,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,我从小就喜欢读书,什么科普书,历史书,文学书,小说和名著,我都爱看,当然也少不了几本漫画书。 从小学三年级开始,父母就让我读名著,那时候我一点也不喜欢全是字的书,只喜欢有很多图片的漫画书。可父母一定要我看名著,我就秋霞理论在一线

Powered By Theme By 巨星传媒

Copyright Your WebSite.Some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皖ICP备100116585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