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二十七章 大结局 下

第七百二十七章 大结局 下

轻盈的细纱拉出金色的阳光,暧暧地,戴着耳机,闭上双眼,感受这温柔的一切。一种甜甜的味道停留在嘴边,初冬,怎会有如此让人依恋的阳光,竟有点让人不敢相信这是冬天,活脱脱地一个春天的样貌。 不知明的鲜花在梦想的世界里花放着,散发着清馨的气息。绕一下手指,那睡,作者:梁实秋。我们每天睡眠八小时,便占去一天的三分之一,一生之中三分之一的时间于“一枕黑甜”之中度过,睡不能不算是人生一件大事。可是人在筋骨疲劳之后,眼皮一垂,枕中自有乾坤,其事乃如食色一般的自然,好像是不需措意。豪杰之士有“闻午夜荒鸡九月如歌,教师是动人的旋律;九月如诗,教师是永恒的主题;九月如画,教师是最美的风景 白色的粉尘坠落在教师的发间,也刻画着他们清白的品性;黝黑的黑板反射着窗外的阳光,也铭记着教师挥洒青春的痕迹;沉默的讲台留下了教师奋斗的足迹,也矗立起他们人生的海拔。第七百二十七章 大结局 下在冬天,树叶落尽,飞鸟南迁,和村庄相依为命的就只有这些鸟巢了。 村庄里,每个院落都是一个家。树梢上,每个鸟巢都是一个院落。年少时,我曾一次次攀沿上树,偷偷去拜访过。鸟巢竟和人的家一样,虽然从外面看相差无几,但只要走进家,或整齐干净,或脏乱邋遢,每家的

第七百二十七章 大结局 下感受阳光(散文) 流行性感冒真是挡不住的诱惑:“心中有火”的人,是逃不掉的。这不,日前流感盛行,打喷嚏,流鼻涕,因喉痛,发高烧,一步不落地撵上我。厂子正在抓劳动纪律,耽误工时就少拿工资,心理火烧火燎的,病却总是不见好转。好在,这次的流感特别通人性,白院里的那棵梧桐树是我亲手所栽,梧桐树是我喜爱的树木之一,不只因梧桐是祥瑞的象征,还因梧桐有气势,有一种简洁、遒劲、淳朴的骨质美感。 居住的院子自从有了这棵梧桐树。阳光适宜的时候,搬张竹椅坐在树下。春日,观赏着紫色的梧桐花,品闻着芬芳的花香,看阳光透过广元南屏,嘉陵江滨,孕育着美丽的小城苍溪。这里山环水绕、草木苍翠、鸟语花香;城区楼舍林立、街道阔达、热闹繁华;山峦雾霭流岚、小屋散缀;山里人家勤劳奋进、纯朴热情。滚滚嘉陵浇灌出这片苍山溪水的沧桑与向往。 生活如歌,唱着成长的足迹。心若安宁、人便安定。

远远的,夕阳把河面涂成了金橘色,河滩地的芦苇绵延一片,茫茫如雪的芦花在风中飘飞,簌簌喧响,闪烁着银光,就像翻卷着的波浪,缓缓地滚向远方。渔舟在时宽时窄的河道中轻盈地穿行,橹桨声虽轻,却也不时会惊起一群苍鹭,扑腾着翅膀猛地蹿入芦丛深处去了。 芦花,我深从东往西,过了广济桥。抬头就看到一座高大的城门,矗立在我们前方。这便是潮州著名的东门,又名广济门。东门两边各有一个小门,上水门下水门,估计和方位有关。进了东门,算是走进了潮州的老城区内。 老城区,果然不同凡响。首先入眼的是琳琅的商品,潮州老三宝。我们我曾经在无数个夜写下一段段故事,那故事有他人的,也有自己的。但是,在那时而急切时而停顿的笔尖下,所流淌出的却只是自己一如既往的孤单与哀伤。 每当夜晚来临的时候,总有一盏昏暗的灯光照在白色的宣纸上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灯光太暗的缘故,我总觉得那张白色宣纸上第七百二十七章 大结局 下

Powered By Theme By 琼退传媒

Copyright Your WebSite.Some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皖ICP备100155431号